「我們都是香港說書人」(一) ─ 子遴

前言

十三郎:
今次訪問邀請咗一班參加咗之前舉辦嘅「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主要原因係我自己想了解更多浮浮沉沉係香港網上寫作故事嘅本地作者。而今次我主要係針對故事/小說嘅作品,所以我諗咗好耐,用粵文定係用書面語?叫講故佬定係說書人?因為我本身係男,所以對「講故佬」呢個名係無咩所謂,但訪問嘅人有女作者喎!好似唔係有禮貌咁。所以都係用返說書人先。

我自己係一個香港網絡上做寫作只有兩年嘅經驗,其實都唔係好了解呢個世界嘅玩法,雖然線下都有十幾年創作經驗,但有好多嘢,唔係話老資格就得,有一套日劇叫「不自然死因研究所」,中堂係其中一個法醫。有一次,佢係法庭上被質疑佢提出嚟嘅實驗報告嘅可信性,理由就係因為另一個法醫有佢五倍嘅解剖經驗,於是中堂就好直接咁講:
「啲發晒霉嘅經驗要嚟做咩?法醫係一直喺到進步緊,講嘅實驗結果。」
(大概係咁嘅意思)
當然,係科學上我到可以黑白分明,但係創作上,我哋又可唔可以咁去判定一個故事作品好定唔好?經驗又為作者帶嚟啲咩成就?

子遴:
關於點樣評定一個故事好定唔好,其實可以用八個字歸納:非為不能,而也不必。
故事創作本身就屬於主客觀嘅綜合體,係形式結構甚至佈局上,可以有公式,且看坊間教人寫小說或者編劇嘅書,就可以讀到各種嘅「公式」,但係故事內容上,要尋找必勝嘅公式,基本上係冇可能,但事實上,亦都不必。如果有可能,應該有唔少人會靠呢啲公式開班發大財,而且會將公式申請專利。再講,如果創作有必勝的公式,咁創作本身就變得完全唔好玩,唔會再有驚喜。呢種情況會偶爾出現係電視電影度,為求票房、收視。小說創作(我一直講緊都係以文字為媒介嘅創作)唔會亦不必有既定公式,創作世界猶如汪洋大海,任你暢遊,都好難游到邊界,咁樣嘅海先會令人嚮往同享受,妄想游到邊界,尋求創作嘅既定框架,就等於覺得泳池正過海洋。
咁樣係咪等如話故事創作冇得講好定壞呢?又唔係,我上面講過,故事創作係主客觀綜合體,有主觀判斷,亦有客觀因素,但呢啲客觀因素,都屬於基本功,就好似唱歌要求音準、拍子準、咬字準,否則唱者享受,聽者受罪。所有好嘅小說,都絕對可以過到客觀標準,在客觀標準之上,如何定好壞,就要講求更高層次嘅標準,例如意境、風格等等,基本上可以寫成專書討論(事實上亦已經有呢類書),係呢度唔講喇。
總結一句,故事創作可以分好壞,但唔會有絕對嘅好同壞,用劉以鬯先生嘅話概括係最合適嘅:創作,就係要與別不同。

十三郎:
點解你會參加呢次連載小說(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覺得連載小說有咩特別?

子遴:
我參加呢次連載小說活動,係因為受到你們嘅邀請。連載小說嘅特別之處,係唔似得一本小說咁,比讀者自由翻閱,而要由發表嘅平台用擠牙膏方式咁,逐啲逐啲刊登出嚟。情形就好似追劇咁,令讀者有追讀落去嘅趣味。

十三郎:
你覺得香港呢個地方,除咗網上,會唔會有其他途徑發展連載小說?實體書合定本、月刊、閱讀會、教學寫作班等等。

子遴:
當然報刊、雜誌仍然可以刊登連載小說,不過呢種方式要配合讀者嘅閱讀習慣,好似宜家已經少咗人睇報紙雜誌,係呢類平台上發表小說,追讀嘅人亦可能會少咗。閱讀會、教學寫作班等平台需要讀者在場,更屬於少眾參與嘅活動,情況就好似宜家嘅「讀戲劇場」咁。

十三郎:
你係呢次嘅比賽到(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想得到啲咩?有咩意見想向作者們提出,鼓勵大家一齊去做某件事/活動/行為?

子遴:
對我嚟講,無論係咩類型嘅寫作活動,目的都係將自己的創作同人分享,喜歡嘅可以點讚,唔係佢杯茶嘅可以略過不讀。我覺得寫作係絕大部分情況下,都屬於個人創作,反映作者嘅想法,能夠推動自己寫作嘅,就只有自己,其他嘅回報都屬於獎勵,唔好太介意能唔能夠獲獎或被人賞識,先可以保持創作的動力。

十三郎:最後,對將來有咩諗法?

子遴:
我希望將來可以將一直存係腦裡面要寫嘅故事,可以寫出嚟,成為可以比讀者欣賞嘅作品,亦希望有更多人鐘意從事文字創作(中文),尤其係小說創作,更希望從事文字創作嘅人能夠係中文上多下苦功,令作品更有閱讀值。
再一次多謝子遴嘅訪問!希望大家的訊息也能傳到讀者的面前,能夠讓讀者了解他們更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