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香港說書人」(六) ─ 天洛卡

前言

十三郎:
今次訪問邀請咗一班參加咗之前舉辦嘅「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主要原因係我自己想了解更多浮浮沉沉係香港網上寫作故事嘅本地作者。而今次我主要係針對故事/小說嘅作品,所以我諗咗好耐,用粵文定係用書面語?叫講故佬定係說書人?因為我本身係男,所以對「講故佬」呢個名係無咩所謂,但訪問嘅人有女作者喎!好似唔係有禮貌咁。所以都係用返說書人先。
我自己係一個香港網絡上做寫作只有兩年嘅經驗,其實都唔係好了解呢個世界嘅玩法,雖然線下都有十幾年創作經驗,但有好多嘢,唔係話老資格就得,有一套日劇叫「不自然死因研究所」,中堂係其中一個法醫。有一次,佢係法庭上被質疑佢提出嚟嘅實驗報告嘅可信性,理由就係因為另一個法醫有佢五倍嘅解剖經驗,於是中堂就好直接咁講:
「啲發晒霉嘅經驗要嚟做咩?法醫係一直喺到進步緊,講嘅實驗結果。」
(大概係咁嘅意思)
當然,係科學上我到可以黑白分明,但係創作上,我哋又可唔可以咁去判定一個故事作品好定唔好?經驗又為作者帶嚟啲咩成就?

天洛卡:
點樣判定一個故事嘅好壞…我認為,可以憾動人心嘅,就係好故事。文筆、筆風、題材呢啲較為表面嘅故事元素,會隨住世態變遷而改變,唔可以作為主要評價準則。
國家動盪嘅時候會盛行「傷痕文學」,社會昇平嘅時候會流行「愛情小說」,精神空虛嘅人會熱捧「勵志小說」,敗壞嘅世人喜歡講述「人性黑暗面」…每類題材都可以造就出好故事,視乎故事本身能夠有幾深入大眾內心。
現今一輩嘅文筆和筆風,當然無前輩咁老練同優美,但係單憑呢點,就能夠斷定佢哋唔能夠寫出好故事咩?筆風係作者嘅個人特色,文筆表達出一個時代嘅特色。想像下,有邊個能夠斬釘截鐵咁講「古代嘅文言文」一定比「民國初年嘅白話文」更好?呢個根本唔係「好」同「唔好」嘅爭論,而係時代嘅改變,係中性嘅。因應嗰個時代嘅需要,相應嘅改變就會出現。所以文筆同筆風只係一種表達方式,而唔係評論好壞嘅主要標準。不過,詞不達意、錯別字嘅使用、語法(主、謂、賓、定、狀、補)嘅誤用,諸如此類嘅基本錯誤,很大機會令讀者感到混亂,妨礙佢哋了解故事內容。咁當然係唔好嘅事情。
萬事皆變,唯有「人心」不變。所謂「人心」,就係人嘅基本情感同本性。喜怒憂懼愛憎欲,人皆有之。表達方式只係會隨住時間流逝而變化嘅軀殼,故事嘅精髓始終係憾動人心嘅能力。

十三郎:
點解你會參加呢次連載小說(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覺得連載小說有咩特別?

天洛卡:
因為覺得「Penana創作挑戰嘅作風」十分唔錯。香港網絡平台上嘅徵文活動同寫作活動為數不少,但要好似Penana嘅「創作挑戰」咁樣,可以喺即時交流、分享嘅同時,又帶有比賽嘅刺激感,比較罕見。每個作者既係挑戰者嘅意見提供者,亦可能係挑戰者嘅對手。但係大家仍然能夠坦白真誠咁交流意見,呢個風氣令人感覺良好。相信可以由呢次挑戰學到唔少嘢,所以參加。
「起承轉合」係一篇小說嘅基本節奏。而連載小說就係喺基本嘅「起承轉合」中,包含多個更細小嘅「起承轉合」。始終,連載小說要考慮讀者嘅追看意欲,亦要顧及讀者嘅「記憶力」(如果故事好長好長,當連載到故事後段,讀者未必記得前段嘅劇情。)。每個章回係一個獨立嘅微細起承轉合;幾個章回可以構成另一組起承轉合;多組起承轉合最後編成一個完整故事。咁既可以保持小說嘅刺激程度,亦方便讀者去記住整個故事來龍去脈。呢個過程唔容易,好視乎作者嘅組織能力(各個起承轉合嘅緊密度是否得宜)同創作力(每個起承轉合嘅套路要盡量唔同。如果唔係會好重覆、好悶)。

十三郎:
你覺得香港呢個地方,除咗網上,會唔會有其他途徑發展連載小說?實體書合定本、月刊、閱讀會、教學寫作班等等。

天洛卡:
其他途徑,唔係無,而係難。相對可以自由進出嘅虛擬網絡世界,傳統做法較為難於控制成本,難於持續發展,難於普及。可能有人會認為我提及「成本」、「利益」之類嘅話題,睇落好市儈,但偏偏呢個係唔可以唔諗嘅要素。即使不求賺錢,亦希望可以攞返成本,咁樣先有資源同能力去持續發展。所以網絡仍然係首選方法。
其他傳統方法(例如問題提及嘅幾個方法)唔係唔得,而係唔適宜喺未有足夠同穩定資金來源嘅時候舉辦。唔似網絡咁有廣大嘅「觸及層面」,效益唔高嘅同時,成本亦未必較為低。除非,舉辦者係有「號召力」嘅人,能夠有效將「觸及層面」大大拉闊。即使未能夠將效益同成本形成正比,亦可以放手一試。
世上無必嬴嘅仗。但可以盡量提高勝算,減少失敗嘅機會。

十三郎:
你係呢次嘅比賽到(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想得到啲咩?有咩意見想向作者們提出,鼓勵大家一齊去做某件事/活動/行為?

天洛卡:
坦白講,梗係想自己嘅小說可以接觸到更多讀者,跟住搵到同好或者知音人!哈哈!我真係會好開心!相信每個作者都有同樣嘅希望。
香港係個不折不扣嘅商業社會,連寫作同閱讀亦離唔開現實嘅商業模式。呢一點,明白嘅,理解嘅,始終每個人都要食飯。我希望作者們可以多多留意同思考「作者」、「出版界」同「讀者」之間嘅關係,嘗試帶頭作出改善。三者同時係主動者、被動者和平衡者,形成一個循環,構造出而家嘅寫作閱讀風氣。三者都有作出改善嘅能力,只係差邊個率先動手。長遠嚟講,希望可以喺商業計算同文學創作之間搵到個平衡點,繼而增加文學創作嘅面向。

十三郎:最後,對將來有咩諗法?

天洛卡:
個人短期目標:搵到適合自己嘅講故事方式
個人長期目標:可以拿捏到普世性嘅題材
再一次多謝天洛卡嘅訪問!希望大家的訊息也能傳到讀者的面前,能夠讓讀者了解他們更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