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停下來。我會,留在那方。(Slow Music 短篇外番)

「當一切停下來,當一切停頓,我卻會留在那方……」

咖啡店的揚聲器播放著一首陳白強的歌曲,由林一峰重新演繹一次。一邊聽著歌曲的三位Slow Music成員── Carrie、阿宜及Szeyan,一邊享受自己手中的咖啡。

Carrie眼中的那邊咖啡,泡沫上繪製數片白色的花瓣,一片接一片的圍在中心,彷彿在保護著咖啡師送給客人的願望,等客人將花瓣啜飲後,再慢慢品嚐那份禮物。

「呀……好幸福呀……」

Carrie細味那種微溫,從口腔中感受著淡淡的咖啡夾雜著清新的果香,正是咖啡師精心選購的特色咖啡豆。而坐在身邊的阿宜卻無法欣賞當中的細節,她認為味道應該再突出一點,如自己創作出來的「特色茶走」。而坐在阿宜另一邊的Szeyan卻深深感受到Carrie口中所說的幸福,還跟Carrie露出一模一樣的表情。

「算點呀!妳兩個,點解可以飲得咁幸福架?」

「阿宜……呢種自然嘅味道唔係人造加工可以隨便製到出嚟架。」

「叫咗妳唔好成日咩垃圾都放入口架喇,搞到味覺都差晒。」

Szeyan與Carrie一左一右說,令阿宜更添不滿:

「食得飽咪得囉!係咪我呢種低層次嘅人就飲唔到呢種幸福嘅感覺先?」

Carrie笑過不停,早就習慣這個老朋友的自卑抱怨,但Szeyan卻急著解釋:

「唔係咁架,我哋你好開心可以飲到唔同層次嘅味道,即係好似飲茶咁,雖然茶係分成紅茶白茶綠茶黑茶等等,但當中嘅味道都有好唔同嘅分別,就好似岩茶咁,如果可以分別到唔同地方嘅岩茶,我都會覺得好興奮架!」

雖然Szeyan努力說明,但見阿宜一面茫然的樣子便知道她一點也不明白。Carrie只好說:

「即係好似樂器咁,就算管樂器都有唔同類別,有各自獨得嘅音色,假如妳可以係一個奏演會到聽得出單簧管同雙簧管嘅分別,妳都會好幸福?因為妳發現到呢個世界真係好多好有意思嘅嘢。」

阿宜:「啊!咁我就明喇!」

Carrie馬上展示勝利的手勢,令Szeyan感到佩服。

「Carrie,咁如果要妳同KaKa解釋呢個情況,妳會用咩做比喻?」

Carrie想了一想:

「紅酒!紅酒都係嚟自世界各地,有唔同品種、產區同年份,最重要係我覺得KaKa係會好鍾意呢種貴氣嘅感覺,所以佢應該唔多唔少都識紅酒!」

Szeyan也點頭認同,可是阿宜說:

「貴氣唔係應該用貨幣嚟表示咩?」

Carrie急著反駁:

「嗰個係妳先真!」

阿宜皺一皺眉。Szeyan見二人也沒有再說什麼,便想打圓場:

「咁Zero呢?妳會點解釋俾佢知?」

Carrie盯著窗上一行行的百葉簾,令照射進來的陽光在桌上劃下一段段的影子。想著的同時,阿宜搶先回應Szeyan:

「嗰個人除咗有弦線嘅樂器之外就好似對咩都無興趣咁,有啲難度。」

Szeyan詭異地笑起來:

「咁咪同妳一樣?淨係得音樂有興趣,好襯喎!」

阿宜反應甚大,不斷用手撥走尷尬的空氣:

「唔會唔會……」

重覆的否認,丫沒有清潔說否定的理由。Carrie見狀馬上承接Szeyan的攻勢:

「咁曼頭呢?佢成日係咁蝦妳,引妳注意佢喎!」

「痴線嘅咩!同佢夾歌已經好似個公仔咁俾佢舞嚟舞去,咩都要管住晒,大男人到死!明明係個大大份嘅男人,應該好穩重、好可靠先係,點知成個大細路咁,咩都玩咩都笑一餐,一啲都唔認真。嫁俾佢,一定俾佢激死,頭都想擰甩佢!」

一如Carrie所想,阿宜的反應甚誇張,但意想不到的是阿宜竟然曾經考慮嫁給他!Szeyan說:

「我諗Carrie係想問,可以用咩比喻去解釋比曼頭聽,呢一杯有層次嘅咖啡。」

阿宜呆了一下:

「係咩?又好似係喎。」

Carrie掩著嘴,卻從眼神中透露出笑意,等阿宜繼續說下去:

「如果係曼頭,咪用online嘅card game,用唔同能力值去做比喻話俾佢知,佢一定明嘅。」

阿宜隨心說後,呷了一口咖啡,露出莫名其妙的滿足。不久,她在發現Carrie及Szeyan正盯著她。阿宜馬上向Carrie反擊:

「咁Frank呢?妳又點比喻俾佢知?」

Carrie瞪一瞪眼:

「我……我點知呀?」

Szeyan帶疑惑地追問:

「個個都知,但佢唔知?」

「豈!我同佢都唔係特別熟即……」

「佢係團長,妳同佢住埋同一條村,夜晚又會去妳老豆間冰室食飯,又點會唔熟呀?」

「咁阿宜夠係佢嘅隊友,阿宜夠成日沖嘢俾佢飲,分分鐘佢仲清楚Frank啲口味添呀!」

阿宜急著反駁:

「喂!等等呀,落單嗰個係妳,點計都係妳最了解佢先啦!」

「咁係妳沖架嘛。」

「張單寫住佢個名咩?我點知邊杯係佢呀?」

Szeyan見二人又再鬥嘴,她又忍不住當和事的角色:

「喂喂喂……不如等我估下……佢咁鍾意打鼓,用定音鼓同爵士鼓做比喻妳哋覺得可唔可以?」

阿宜一口將剩下的咖啡一口喝:

「我覺得用港式奶茶同茶走嚟做比喻就最好!」

Szeyan聽著,跟阿宜開始細說起來,但在Carrie的心中還是感到不太對勁:

「我諗佢呢,點講都係會唔明。佢對自己身邊嘅事一啲都唔夠細心,就好似架火車頭係咁衝,唔會特別鍾意感受生活既人,音樂就淨係鍾意重拍子,打籃球又淨係鍾意走籃,飲嘢就係咪都要少甜,我諗就算係打鼓,佢都唔會介意係木箱定係爵士鼓……」

說著,Carrie慢慢感受到二人的眼光,也開始住口,喝一口咖啡。Szeyan靠前從後依著阿宜,將頭放在她的肩上,一起帶笑地看著Carrie。

「係呀……我係鍾意佢呀……」

阿宜點點頭:

「我知喇。」

「我唔知呀!幾時嘅事?」

Carrie尷尬的表情,不敢正面回答Szeyan的提問:

「咪……面試個日……開始啩……唔記得喇……」

「早起咁呀?」

「呢樣我唔知喎!」

Carrie吐口悶氣,再說:

「記唔記得我整親隻手指?妳入咗去interview之後,我就好似等死咁。傷咗手指都唔知點用啲指法去彈結他。係Frank安慰我,教我要放鬆身體,享受音樂,唔好咁執著技巧。於是我放鬆手腳,用可行嘅方法去將首歌演奏出嚟。好似平時係房玩結他咁。結果就Pass咗喇!」

Carrie再深深吸一口氣,抬頭看著天花的射燈:

「我好似因為佢,先可以嚟到呢個地方,同大家一齊開開心心咁玩音樂。」

Carrie漸露笑意,令阿宜有點妒忌,但Szeyan卻羨慕得很。阿宜則頭問:
 
「咁Szeyan呢?好似好想有男朋友咁喎!」

Szeyan將頭粘著阿宜的頸,無奈說:

「唔知呢……男朋友真係好難搵到個啱心水。就算係到夾Band一齊有共同嗜好都好,反而更加令我唔敢去鍾意佢哋……萬一冷戰起嚟……好煩架!或者就算大家真係好夾,完全了解對方都好喇……重大鑊!好似Begin Again咁,一聽首歌就知道佢變咗心喎!咁大壓力……」

Carrie苦笑起來:

「即係,同一隊Band,最好都唔好拍拖啦?」

Szeyan見狀急於辯解,卻有點詞窮:

「咁又唔一定嘅……」

阿宜卻沒有在意Carrie的面色說:

「我都覺得唔好搵隊員做男朋友,分手就連成個組合都會有影響,累己累人。」

Szeyan用力將下顎壓下,令阿宜感受到刺痛。

「咩呀?唔係咁嘅咩?」

Carrie:

「係啩……」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