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8:《格子控的執著》選段 (奇怪執著的戰鬥)

這個故事除了想試試自己寫禁忌的邊界外,還有繼續沈迷於戰鬥過程,努力去嘗試將每一個對戰的動作也清晰令讀者「看得見」,但又平衡文字量,節奏感等,希望這能達到讀者的要求。另外為了展示「執著」,其中一場的「銀餐具控」的戰鬥,是刻意用西餐上菜的次序來跟羽田及艾奇對打。

第十一章:頭盤

//……

羽田奮力衝前,用力斬向「Reganto」,卻被她單手格開。羽田借空間閃近「Reganto」,用旋轉三連重擊打向對方的右手,雖然被羽田擊退,右邊暫時失去防備,但對方的左手還十分靈活,而且羽田已經失去平衡,她只有兩個選擇:

一,回身防守,放棄追擊。

二,強行再攻,借跌勢再向前攻擊,為求兩敗俱傷。

「吒!」羽田不甘心這樣下去,早晚也會筋疲力盡,如今就是一個機會,最少……也希望嘗試擊中對手,突破這個彊局,所以她選擇「二」!

「Reganto」左手擋下,羽田不顧一切,重心依向前,用力踏上去,整個身體連圓刀也壓向對手。

「轟」一聲!二人也一同擠進餐廳的牆壁內。

「真是亂來的女生……這樣是不可能成為調查員的……」

當艾奇說後,見羽田被打飛出來,差點站不穩,而對方卻依著瓦礫站起來,身上沾了不少灰塵,但沒有明顯的傷勢。

「羽田,看來妳下錯賭注了,她一點也沒有受傷……」

「切!害我以為得手了……」

羽田身上多處刀傷瘀傷,但還是作好準備進攻。

當下的「Reganto」見狀目無表情,散發出陣陣令人討厭的感覺,手握著一柄被砍崩了的餐刀說:

「妳真的很煩人,我最討厭那種不惜一切,只是為了其他人而生的庸人,我已經不想跟妳這種人有什麼關係。」

被對方看穿了自己,羽田內心一震,突然。「Reganto」從手中一掃,面前水平放著數十柄不同種類的餐具,一對對的向外排列。

「妳這種沒有自我的人,我今天要好好教導一下妳,就從食用的餐具開始,了解食的文化及精髓……」

「什麼……原來是個餐桌禮儀控嗎?」

羽田抱怨起來,突然一柄巨大化的銀色湯匙當頭拍向羽田,她只好縮在有兩片刀鋒之內擋下,整個人也被打進陷入地板。

「哈哈哈!飲湯時不可以發出聲音!乖乖地用銀湯匙來飲啊!」

連續的拍打,令羽田一再陷入地板。

「瘋子!」

在最後一擊,羽田借湯匙舉起的瞬間,從半圓刀支撐的空間中逃了出來。幸好羽田決定放棄武器,才不至被湯匙連同半圓刀完全打入地面。

「哈哈哈!妳沒有了武器嗎?妳的頭盤還沒有用完呢!」

羽田倏然感到自己處於一個黑影之上,是從下方來襲嗎?

「羽田!頭上!」

艾奇叫到,羽田抬頭一看,是一片奶黃色的天空,還帶著一種熟悉的香味……

「什……什麼?是牛油?」

羽田跳開一邊,但還是被一遍厚身的長方型牛油壓住了半身。

「什麼搞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片牛油從天而降?」

羽田一直在咒罵著,壓在她身上的牛油,面積佔據了四份之一間咖啡店,而且開始半溶解的牛油,把羽田粘著在地上。

「真是……我常常告訴部長,給餐包的牛油應該要一直放在冰涼的溫度,再讓客人夾在麵包之內,保持硬身。這才是牛油餐包的美味之處。不過如今已經溶掉,只好塗下去吧……」

艾奇看著一柄巨大化的塗牛油專用餐刀砍在咖啡店的地板之上,將牛油分成了兩邊,再將面層溶掉的牛油塗在羽田的身上,將她完全掩蓋了。

「啊……」羽田想掙扎出來,卻又被新一層的牛油塗上。

「要是她這樣被牛油掩死,應該會是組織內的最有黑色幽默的死法,不可以由她這樣下去呢……」

艾奇開始唸咒。可是突然間,在牛油的中間飛出了一柄半圓刀,一直衝向天花板,並砍入在內。這時羽田被半圓刀上的幼線拉扯出來,令自己回到半圓刀身邊,將自己吊在半空俯視著「Reganto」及那分成兩片的牛油。

渾身是牛油的羽田,一臉無奈地看著自己,那種油膩的感覺就連想握緊自己的刀柄也感到費力。

「真是不可思議的戰鬥……」

「呵!餐包已經塗了牛油後,其實還有另一個食用方法!」

這時羽田看著正下方的牛油流向中間,連同四周的餐桌椅也一同捲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湯碗,在內的牛油更漸漸提升著溫度,有如一客芝士火鍋一樣。

「又幹什麼?要餐包要點湯來吃嗎?」

羽田已經不是抱怨的程度,相信這次的戰鬥,會令她不會再想吃任何一道西餐。

「妳答對了!再要加點調味!餐湯的味道才會豐富起來!」

羽田感受到一陣強烈的震動,來自手上的半圓刀……不是……是來前被彎刀插著的天花板,這時在羽田的頭上灑下陣陣的白色黑色粉抹,是鹽及黑胡椒粉!

「不得了!很想……很想……」

羽田的鼻子一直在痕,快受不了!」

「羽田!支持著!我來救妳!」

話需如此,一時三刻面對這種奇怪的戰鬥,應該如何支援羽田?

「不……不……阿─嚏!」

羽田用力一下噴嚏,雙手的牛油一滑,整個人正浮在半空,開始感受著地深吸力的影響,隨著羽田的慘叫聲急速下墜。

「啊……」

……//

第十二章:主菜

//……

「妳真是無聊……現在的世代那有人會執著令人煩惱的餐桌禮儀?就連餐具也這麼複雜,妳煩不煩?」

果然!說著後對方收起了笑容,沉默得沒有表情。

「妳說什麼……」

「妳看清楚現在的世界吧!快餐店的只有膠刀膠叉膠匙,大家用膳也只求快食,又有誰人會跟你這樣講究?」

對方聽得火氣起,但還是冷靜得很。

「那我就給妳試試不同餐具存在的意義……」

一柄大型的叉巨大化後飛出來,用力插向羽田,但她跳起踏在叉的背面。

「要是吃意粉的話,必須要將意粉捲起,再放在叉背之上,才可以放入口中。」

說著的同時,叉自轉數圈,羽田跳起,剛好在它轉動完後,再落在叉背之上。突然橫向飛來的是一柄巨型的魚刀,羽田急著用半圓刀擋下。

「魚刀、魚叉專門在吃魚才會用到,刀上的獨特設計,是為了方便擠出魚肉而不失破壞魚的肉質,而且叉也有精巧設計,與魚刀一樣在頸部有獨特的彎曲,一般來說是不會弄錯!」

面對前方三柄餐具,突然後方一柄長身橢圓形的銀匙返轉過來,如鋤頭般挖在地上,一直挖向羽田。

「飯匙跟湯匙的形狀是不一樣,湯匙是圓形,飯匙是橢圓形。圓形是考究人類的口部而設計,經過計算証明比橢圓形能承載更多的湯,又可以容易入口,所以喝湯都會用圓形,而點心或是飯類才會用橢圓形……還有……」

正當羽田退到一邊時,後方卻被另一對較細小的銀叉匙來擋著去路。

「而甜品用的叉匙,是為了精美的甜品而設計,讓人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嚐,這一點是不可以弄錯……」

羽田被前後圍困,將半圓刀圍著自己,蹲下身來防守。

「奇怪……有點不對勁……」

在一邊觀戰的艾奇也意識到這一點,但卻說不出原因。

「一個人的執著,可以是很個人的理由、角度或方式去執著,但如果是餐桌禮儀……」

羽田想著,面對眼前的餐具,彷彿發現出它們的共通點,正想逃到一邊確認一下。

「啊!」

她想跳出圍陣,藏身於橢圓形的匙後方,卻突刺出一柄帶有鋸齒的刀,刺傷了羽田的腰間,幸好她急轉方向,避過了致命的攻擊,可是也因此掉了武器。

「還有主菜是紅肉的鋸齒刀,鋒利的鋸齒主要給客人用輕力切開肉的表層,不致於用力下壓時,將當中的肉汁溜出,客人便可以將最好的肉連肉汁一同放進口內。」

羽田腰的裙被刺穿,血染了自己的大腿,看著沾有自己血液的鋒利鋸齒刀,將剛才掠過的地方也割出一道裂痕,心中慶幸自己的反應還好。

「可惡……」

……//

(待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