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3:《叛神軍團》選段 (人之感)

特別鳴謝 ── 畫師 Parsue Choi 為該次出品而繪製的插畫

這個感覺上,由始到現在也無法清楚說明的力量,原因是懂得這種力量的人只有蓋亞,於是在故事一直在推進時,有很多似是而非的描述,又不可以肯定說出來,相信過程中令人感到很奇怪,似乎有點什麼,但一直未有解開的伏筆,要一直看下去,洛亞才說出一些以他所知的「人之感」來說明,卻還是未有處理。有人會覺得這是問題,應該要簡單一點說了就可以;但同時亦有人抱怨元素不夠新意,來來去去也只是「簡單的力量」,一點特色也沒有。唉……救命……

不過認真說,「人之感」的設定是有點複雜,但我想不是太大理解,只是要從故事中慢慢滲出來,在快來快去的網路的故事中很難有讀者會有耐性去等。我期望在之後的修正中能夠平衡一下。

首次出現的是來自克雷亞對克里絲一戰:

六章:人神魔戰 ─ 五節:聚五成一

//……

克里絲倦怠的臉孔,卻帶著銳利的眼神,令身經百戰的克雷亞也感到有點愕然,這是他有生而來,第二次遇到這種打不死的少女……但亦因此才展示出興奮的笑容。

「這樣才有意思,看來妳真的就是當年打敗希斯的女將軍,雖然那個利雅很利害,但跟妳果然是不同級數……」克里絲聽到後不禁笑著說:

「這當然……」這句說話在空氣中飄散,隨著聲音,克雷亞瞬間看到一共有三、四個克里絲的殘影飛來攻擊,每一刀也帶有三層的攻擊,但克雷亞轉動著沉重的鐵槍,將前方多角度的攻擊也全數格開,就連殘影的三段攻擊也能擋下。

突然,殘影集中於前,重疊於正中央突刺,爆發出驚人的破壞力,克雷亞用力一劈,將突刺過來的長刀向下重擊,令長刀插入地面,再轉身一腳踢向克里絲,落空了!

「是假的?」殘影化開,早就蹲在地上的克里絲無視插入地上的長刀,輕鬆將刀鋒轉向上揮斬,克雷亞急忙彎後閃。攻勢卻沒有停下,在克雷亞眼中,已經有三個克里絲從左中右三面同時揮出各九段的刀鋒,向自己砍下來。無法在閃避之下,克雷亞不知從何使出的怪技,大笑一聲:

「哈!」一股無形的破壞力以克雷亞為中心放射式爆發出來,將克里絲與殘影一同迫走,真正的克里絲飛彈到一旁,迅速作勢戒備。瞬間的對決就此作一個稍息,二人也進入思考狀態。

「怪物!那是什麼能力?這老頭……是什麼一回事?」克里絲沉思起來,卻見克雷亞認真地笑起來。

……//

九章 ─ 狂疾暴走 ─ 一節:計劃開始

其後因被洛亞收起了「神之光」,眾人亦因「神之光」的引誘下喚起了「人之感」。

//……

溫蒂的感覺,未知是否因為剛才的經歷令她的感覺混亂了。但這時的維克多卻微微笑著來:

「小姐,原來妳還沒有習慣使用自己的能力嗎?」

「自己的能力?」

溫蒂愕然,不明維克多的意思。他再說:

「我在神界中是數一數二的偵察員。依我所見,妳的能力不弱,人類中也不算是弱者,剛才我還不明白,以你們的身手為什麼敗給那個魔女?原來……是因為妳還不懂控制自己的力量。」

「才不是!剛才我的力量被抽走……」

溫蒂想解釋清楚,但突然被維克多搶先說:

「我不是說『神之光』,而是妳體內真正的力量……妳不覺得現在的身體舒暢了很多嗎?」

溫蒂經維克多一說,想起了最初得到「神之光結晶」的感覺。剛開始使用時,自己需要好好習慣這種力量,花了一段時間後才能好好配合。久而久之,慢慢地習慣了那種不自然的感覺,便得到超越人類的力量。但如今……

「雖然我不知道妳的是什麼能量,可能跟『神之光』有排斥,所以阻礙了妳本身的能力發揮,如今卻不同了!」

溫蒂聽得一頭霧水,維克多見她沒有反應,只好方發簡單說明:

「……似乎妳比其他人的悟性更好,應該可以好好擅用……聽我說……」

突然,維克多面向後方的眾人,不單沒有對身後的危險緊張,反而因此興奮著。

「……緊閉雙眼……不要看、不要聽、不要嗅、不要理會身邊各種感覺。平心靜氣地幻想在黑暗世界,遠處那一點微弱的火光,十分微弱……妳找到嗎?」

溫蒂靜下心情,合上眼後,將所有精神集中於正前方的一點,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身體慢慢凝聚了一股暖流,從腳掌而上,流向自己的大腿、身驅、下滑到手臂、回到頸椎、到達眼睛……

突然,她感覺到那點所謂的「火光」!

「找到了……是那個蒙著雙眼的女人!」

溫蒂對大家說著,而沒想到,亞力也跟隨著維克多的說話發動了自己的能力,拉出了無形的弓箭。

「受死吧!魔女!」

只要眼能看到的東西,亞力一定能射中,這是他的技能,但令維克多吃驚的是,他的潛能比溫蒂爆發得更全面,正想阻止他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怎料亞力已經將光箭迅速射去。

「我要救回克里絲!」

說後,光箭瞬間飛越了黑暗的長廊,已嘗試克制的亞力還是失手,箭的強度失去了冷箭的願意,說清楚一點,它更似一道發光的火箭在黑暗中強襲敵人。

馬格烈感受到光箭飛來,迅速閃開,但光箭到馬格烈身邊發生爆炸,令她無可避免受了一點輕傷害。

……//

十七章 ─ 眾強爭勝 ─ 十一節:冥界使者(下)

最後當然是由蓋亞親身展示出什麼是「人之感」。

//……

溫蒂沒趣,又來了三個雜魚……不對……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

「好……沒想到你也會在這裡……原來一直以來你也是躲在星界嗎?蓋亞!」

蓋亞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彷彿在眾人眨眼之間,他便站在溫蒂之前。

「給我滾回去……哈迪!」

溫蒂一直盯著蓋亞,戒備他的四周。

「你製造了一個這麼好的機會給我統一五界,我怎會如此放棄?」

「這是太陽神的地方,單憑你一個『勾魂師』,就覺得可以打敗他嗎?我早就應該猜到,『黑靈』就是你的所謂。借太陽神帶著弟子修行期間,入侵星界,看來你也花了不少功夫時間來安排此事……」

溫蒂聽著開始放出「冥之怨」,將所有火焰一一掩沒。

「這……我的不死火焰……」

五行有點愕然,明明是自己最強的力量,如今竟無聲無色地吞噬了。但這次溫蒂放出的「冥之怨」濃度再提高,對溫蒂身體的影響似乎相當大,從她痛苦的表情中看到一直在忍受,而且……荷米還看見溫蒂的眼正滲著淚水。

「很奇怪……如果用力量的真是溫蒂本人……為什麼她……」

蓋亞擦覺到荷米的說話,馬上將力量分成左右兩邊,同時放出綠色光的能量體包住洛亞及溫蒂。將二人的力量隔絕,甚至令他們動彈子得。

「吼……蓋亞!這是什麼力量?」

溫蒂怒吼,但能量體漸漸分窄,變成溫蒂貼身的薄膜,將她所有力量困住。同樣洛亞也是。

「這是什麼一回事?就連我最強的『叛之約』也……」

蓋亞雙眼發出綠光,淡淡說著:

「你兩個好歹也是一個人類,竟然連自己的力量也沒有好好使用,亂去找尋其他地方的力量,還對得起自己身為人類的自己嗎?太不像樣了……」

蓋亞突然大喝一聲,將困住二人的力量連同影響二人精神狀態的副作用一並打散,令二人如虛脫般倒下來。

「這……是什麼一回事……」

荷米上前想將溫蒂扶起,雖然已經昏到,但見她滿身傷痕骨折,有如布料一樣。

「別亂動二人……為了打散他們身上的精神控制,他們必須要重生,才能夠將力量還原基本的力量,否則他們會一直受外屆的力量影響。」

荷米聽到蓋亞的說話,雖然未知對方的真正身份,但見他三兩個動作已經將力量強大的二人制服,也不敢亂作主意。

「你……叫荷米?」

蓋亞突然跟著荷米說,令他不禁緊張起來。

「是的……」

這時蓋亞還逐人對著人類的希斯及卡塔利喚出他們的名字。

「大叔……你就是洛亞要找的那個人?」

希斯記得洛亞提過,來星界的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找尋一個叫蓋亞的男人。

蓋亞看到希斯的銀槍,不禁笑了一下:

「是嗎?你用的是銀槍,很懷念呢……」

……//

實體作品已在 香港書展(15–23/7/2019) Hall 1A-A02 發售!期後亦會在香港、台灣等地區書店/網站上架,敬請留意Facebook專頁(#多媒體廢作人)公告。


有關其他出版事項:香港書展(15–23/7/2019) #錯的人生對的人(全一)Hall A1 B20 #山道#penana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