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忘記 (五),位置,地位

唉… …認真說,在我不同的創作方向之中,花得最多心機及時間的,都是故事寫作,但偏偏在這方面卻沒有帶來一點點成就感。

不過,我明白,這是一個階段。就像一個學生身份時,做什麼也會感到高興,答錯好、正確又好,我們都會覺得下一次可以做得最好。可是當我們走出學生的身份時,每一個機會就像是最後一次,輸了便無法再來。就算有再多的進步空間,不努力做好自己便會被淘汰,怎可能不著急?

這可能是因為當一個人去到不同階段,自然有不同的責任,不是對外界,我說的是對自己。這可能是一個負擔,但同時也可以是一個動力,對自己沒有要求,就只會令自己慢慢放棄。這不是一種過份積極的態度,只是平常心去看待一件事,試想想,寫一篇文章,你必定有想說的主旨或中心,你想透過文字表達出來,但又欠缺技巧、用詞不當,你一定想將自己的作品再做好一點,這就是一種基本的態度,直到將技巧熟稔,再自由發揮,這自然就不會是一種負擔了。

當然在這方面不同作者有不同取向,因為寫作真的是完全自由,沒有約束(除了R級,但也沒關係,只要標明就可以)。而對於我自己,就算我幻想自己爬到那一個高度也好,我會覺得自己跟一個演員一樣,當有一日,無所時時地享受*「日光冷氣浴」,反而會覺得有點危險感… …我真的沒有故事要寫嗎?因為我就是那種「要自律」的作者,雖然未至於「寫作如呼吸如三餐」的階段,但一天不寫總是渾身不自在。

當我不知不覺下寫到這個狀態時,我是不是應該可以對社會有一點要求,希望世界可以給予更多空間機會去令作者發揮所長呢?這一種方式,既不是將興趣變成工作,又不是強行將工作變成興趣,亦是政運界最令人討厭嘅第三出路!

我就是期間自己的寫作人生可以這樣走下去,有點自私自利,不過亦是最有自我的方向。

要人付錢給我做喜歡的事,邊有這麼多機會?

當然絕不容易,否則滿都是成功人士了,就是因為難,所以才需要一種態度,那就是堅持。

注*(即在室內吹著冷氣,卻躺在有太陽照著的狀況,溫溫的又不會出汗,很爽的!)

賣書時間!因為香港書展過後,只有平台作賣書的渠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網上賣書,支持我的作品:
2018《DSE幻想校園》(一) | $68 (不包運費)
2019《錯的人生,對的人》(一本完) | $80 (不包運費)
另外《叛神軍團》亦在香港書展完成後公開在香港書店上架,如有興趣可到就近書店查詢。(大約是HKD88 / TWD390,出版社雖然將會安排台灣發行,但我也不知要等多久。如有最新消息會通知台灣的朋友!我很想快點將作品帶到你們手中!)

多媒體廢作人 2019/夏

No Title

No Descriptio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