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6:《叛神軍團》選段 (多線主角)

特別鳴謝 ── 畫師 Parsue Choi 為該次出品而繪製的插畫

這個故事最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經常要處理三個以上的角色五動。很多時給人感覺混亂?但我自己似乎又沒有這感覺。可以「當局者迷」,以為大家看得明白呢!所以到後期,我創作擂台戰,這樣就不太有問題了!(題外話,這次的對戰名單,我是隨機的)

十六章 ─ 聚星耀光 ─ 一節:初回 ── 詩謠對娜塔莉

//……

瞬間,包圍著詩謠的水點變成幻針地交叉飛向詩謠,任她速度再快,也沒可能避過這種多角度攻擊!她無處可逃了。

就在針刺到詩謠身上的同時,在沒有動作反抗之下,觸及到詩謠身上的刺針突然斷了。

「什麼?」

娜塔莉無法隱瞞自己的驚訝,就算是星體也應該只是血肉之身,怎可能無法刺傷她?

「這是實的的差距……妳遠遠也想不到我的能力比妳預期的還要強。這點小事才不會令我有半點傷害。倒是妳這人,身為人類為什麼沒有點半感覺,打起來一點感情也沒有,怎可能會發揮出『人之感』的力量?」

娜塔莉被說教著,感覺對方似乎十分了解人類的事。

「妳是星體,為什麼會懂得『人之感』的事?」

詩謠詭異地笑了起來:

「我跟妳們的始祖大戰過不少回合,怎可能忘記這份恥辱……」

「恥辱?就是說妳戰敗了給人類的始祖?」

當詩謠聽到娜塔莉的疑問,惱羞成怒,衝前突刺,雖然被娜塔莉擋開,但攻擊有增無減,令娜塔莉節節敗退。

……//

十六章 ─ 聚星耀光 ─ 二節:初回─溫蒂對荷米

//……

「怎麼呢?你也是時候認輸吧?」

荷米聽著再站起來,道:

「哈!別天真,不要說最近的戰鬥,她這程度的壓迫感還不及傭兵團的副團長,當時被他訓練的時候還真的以為會死,還有第一次跟娜塔莉與利雅戰鬥之時,她們比妳出手還狠得多!」

「你真沒禮貌……竟然對一個學習當暗殺者的人說出手不夠狠嗎……」

溫蒂重心移下將視線與橫放的刀鋒平衡著,對準荷米的頸部後,慢慢呼出體內所有空氣,再用力慢吸……

從吸氣的一刻開始,溫蒂收緊握著護身刀的力度,眼神漸漸銳利,重心一再偏低,是種快要爆發力量的肢體準備動作。這時,在她的身上漸漸呈現出一層柔軟的半透明膜片,覆蓋著她的兩邊的身體。

「是『星之瞬』,溫蒂將自己的力量集中於身體,單純地要求自己變得更快,令潛能產生轉變,一層層的膜片,就是乘風而去的加速裝置。真的不能少看『風』呢……那就跟妳鬥一鬥……」

荷米從身上散出種子粒,就在溫蒂出手前一刻,種子開始生長針葉,縱橫交錯地封住溫蒂的前路。可是任針葉長得多快也好,還是不及溫蒂的速度。在密密麻麻的針葉中溫蒂如靈巧的走珠,不但繞過陷阱,更沒有被刺傷。除了速度,圍在溫蒂身邊的膜片似乎改變了溫蒂的身形來穿過不同大小的缺口,迅間已站在荷米的面前,用刀尖點在荷米的喉嚨。

瞬間的突破,令在場的星體也興奮得大叫起來,眾人就是希望看到強者將「星之瞬」發揮出來的情況,見識到大家不同的使用方式,在自由變化的能力中各施其法,爭奪最強戰士的地位。

……//

十六章 ─ 聚星耀光 ─ 五節:初回─利雅及克里絲

保特頓轉動雙槍,面對利雅的攻勢有嚴密的防守,沒有空隙。

「神光!」

利雅放出光點,從光點中射出幼線追擊,但以保特頓的身手及冷靜的判斷,已輕鬆避開。保特頓利用神光攻擊後散出的塵霧作掩護,接近利雅時,急速動分成兩支的短槍斬向利雅。利雅驚覺,閃身後退,突擊的槍尖劃過利雅的鎧甲,也令她吃了一驚,頓時站不穩腳。

保特頓用另一段短槍指向利雅,還沒來得及反應,突然槍尖被轟出,如飛彈般射向利雅!

「嘩!」

利雅跌在後方,總算避過剛才一擊。可是當利雅躺在地上,仰望上空的一剎那,保特頓的身影已覆蓋著整個天空。

「認輸吧!」

保特頓反手握槍,直要刺向利雅。

「啊!」

利雅雙手握拳,從背後迅速長出羽翼,將自己包緊,擋下了尖槍之後,馬上展開翅膀將保特頓打到一邊。

保特頓在半空轉身著地,回收兩段短槍再合拼為一,準備繼續迎戰。

利雅緩緩飄起來,浮在半空。

「這就是洛亞的妹妹……來自人界的改造天使嗎?她似是一直在試探我的能力……還未動真格,要敗給星體以外的生命體,可恨呢。」

保特頓沉著氣,從口中慢慢呼出一陣淡黃色的氣體。

「保特頓,我用的能力是跟『星之瞬』不相伯仲的『天使之罪』,要打敗我,請用更強的力量吧。」

利雅專注保特頓的反應,特別是她口中的霧氣。

「……巨雙子星雲。」

目無表情的保特頓說後再用力一吹,淡霧四散開去,化成一個比自己大出數賠的巨人,還握著相同的武器。頓時間,從保特頓眼中閃出金黃色的料輝,動作跟巨人一樣,準備揮出長槍。

「給我認真接招吧!利雅!」

……//……

一列排好的紙牌,急速順序飛向克里絲。

「啊……」

克里絲將刀擋在臂前,奮身衝上,將紙牌逐一撞開,迫緊平太。

「想近戰嗎?不錯的判斷力。可惜……」

克里絲衝至揮刀的攻擊範圍,搶身攻擊!

「什麼?」

平太處之泰然,手中的所有紙牌刻意給克里絲打飛,散在她的四周,浮在半空。

「……縛星陣。」

突然,所有紙牌被光線所貫穿起來,而其中一些光線更穿過了克里絲的手腳,就算她反應再快,也只能夠避開致命傷。可是如今四肢及部份身體也被線穿過,只要她微微動身,也被會光線弄傷,她亦只可以咬緊牙關忍痛站著。

平太走近克里絲,見她深深不忿的樣子。

「妳已經沒有反抗的可能。投降吧?或是妳坦白告訴我,妳來『星界』的目的是什麼。」

克里絲手腕轉動長刀,想借力斬斷光線。但當她手指動的一刻,突然兩道光線從後射出,貫穿了她執刀的無名指及食指,已經令她的刀脫手。

「克里絲!」

利雅用力踏前,見克里絲如木偶般被固定在台上,心痛得只能握緊雙拳。

「說吧……為什麼要來『星界』。」

在克里絲心中,她並不明白這傢伙是什麼一回事,早早就跟織女說明了一切,為什麼這男還是執著於這問題?要是普通的星體,大可以不了了之,可是……這男的實力絕不簡單,想揮拳將他打飛也無法辦到!

「等一下……將他打飛?」

……//

好了,其實我盡量避開了首兩部的故事,因為想未來的日子大家可以從實體書中看看!

作品會在香港、台灣等地區書店/網站上架,敬請留意Facebook專頁(#多媒體廢作人)公告。

(下回將介紹《鍊魔騎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