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5:《元戰江湖》選段 (想弄點什麼)

寫著一些「踢館」、「談判」等場口,我真在不懂得如何營造氣氛,有時會忽略了對白,無法交代故事,有時亦重點寫了對白,忘記了令讀者明白當時的環境氣氛……很難掌握。不過試多了,感覺很有趣,還手多多寫了一段奇怪的排版對罵。

第二章: 預賀壽宴 (四)

//……

巴魯本想上前阻止二人。突然,在孫志全身後飛出一杯裝著酒的杯子,乘著一道內力擲向巴魯特的側面,渾身是酒,更沾了他最自豪的赤甲戰袍。

「誰啊?是誰?」

孫志全也吃了一驚,轉看後方,卻一個人也沒有!卻發現華山派那邊年紀最輕的女生晃動了身影,似是失足跌向前,是秦倩巧。未幾,秦倩巧尷尬地回看孫志全那邊,不禁慌亂起來,特別是看見一幅俊臉的孫志全看著自己,秦倩巧顯更得不知所措。另一邊的孫志全本想找出擲杯的元凶,正懷疑是當前身形小巧的瓜子臉時,不自覺被她的大眼睛所吸引,也分不清自己懷疑她是出手之人,或是偷心女賊。

「吼!」

一聲怒吼震回了孫志全的魂魄,仙杭派眾弟子也拔劍戒備,因為對著他們怒吼的正是巴魯特。

「臭小子敢用杯掉我?想死了嗎?給我拿下他的人頭!」

士兵正要上前,超靈卻第一個擋在前:

「誰敢亂來?這裡是仙杭派的地方!」

「臭丫頭!是你們的人對我無禮!」

「不是我擲的!」

「我明明感覺到是你這邊的方向……看?我的血甲也被你的酒沾染了!」

「都說了不是我,要是我用裝著酒的杯扴向你,我的衣袖怎可能沒有弄濕?你看看……」

正當孫志全舉起雙手,他連自己也沒有發現,右手的手袖已沾上了酒漬……

巴魯特沒有回應,只是指著他的手袖沒說什麼。

「什麼?」

「孫師弟?你怎弄搞?」

「蠢才,你聰明一點好嗎?」

「不不不……不是我!」

「將他拿下,我要他用舌頭黏著我的甲,然後活生生割下來染血!」

一眾賓客也走到一邊,缶杭派眾人為保孫志全一同被士兵圍堵。可是情況如此危急,兩位掌門還是一直在暗中相討什麼。

「不讓開的人,殺!」

「等……等一下!一人做事一人當!跟我的師兄師姐無關,先放了他們吧!」

巴魯特聽著也感到如此,也大喝一聲,叫其他離開,但超靈還是一直在擋在前。

「大師姐!妳先退下吧……等我自己處理好了!」

「不行!我……我是大師姐,我有責……任保護同門……」

唉……在孫志全心中想到,這個女人一定不是郭為志所出,現在的郭為志令自己的女兒生死也不顧,何況自己的小命……難道……孫志全一想:

「要拖延時間!」

孫志全突然大叫起來:

「大師姐!」

「……幹什麼叫那麼大聲?」

「我錯了……」

「什麼?」

孫志全走到超靈身前,怒氣沖沖的:

「大師姐,一人做事一人當!我絕對不會像那邊的小女人一樣,敢做不敢認!」

孫志全一邊說著一邊指向華山派的秦倩巧,最後還厲了她一眼,令她知道被罵的是自己。

「我?」

「對啊!」

「是我嗎?」

「當然是妳!」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不是妳?」

「那為什麼是我啊?」

「因為是妳擲杯子的!」

「我怎可能在此擲杯子?」

「因為妳跑來我後方擲的!」

「我站在最前怎可能會走去?」

「我親眼看到妳閃回過去站著。」

「我都說了我一直站著最沒有動!」

「那妳為什麼會突然晃動了一下呢?」

「我……我是被師姐撞到便傾向前吧。」

「那麻煩妳看清楚妳師姐的位置先再說?」

「耶?姐師,妳為什麼會站在最遠的一邊?」

「所以說了妳就是這次擲杯子的犯人!認嗎?」

「但……但是我的手袖沒有弄濕?這不關我事。」

「真好笑了,擲杯子的功夫只要到家那會弄濕呢?」

「啊!又是你剛才所說的擲裝有酒的杯子一定弄濕?」

「那個只是我想脫罪才隨隨便便想出來吹噓方法吧了。」

「啊……說不定現在你正隨隨便便想脫罪才刻意冤枉我?」

「我怎會是這種人……因為我看到妳鬼鬼祟祟的身影走過!」

「我早就說了沒有鬼鬼祟祟離開過自己一直站在最前的位置。」

「妳是借大家剛才一直留意著掌門之間的對話時走,誰會發現?」

「你根本在強詞奪理,就像那些不懂寫作的人強行擴充句子一樣!」

「我就是在強詞奪理將大家的焦點落在我身上然後努力地爭取時間!」

「啊……不好了,說穿了……」

一直悶在一旁,沒有機會說話的巴魯特沈默起來,突然輕聲說:

「你在爭取什麼時間?」

……//

(因為宣傳出版,所以臨時改組,下回將介紹《叛神軍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