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8:《DSE幻想校園》選段 (四) (我們的友情)

我常常想希望這個故事能帶出伙伴的友誼關係,因為自少我便覺得自己很少機會有這種事發生。唉……或者這都是需要緣份……

//……

南兄帶著我們的學生相回來,一併放在桌上,正當我們想取回自己的相時,他突然阻止我們,還露出陰謀家的笑容:

「頭先我諗到樣正嘢……不如大家結拜做兄弟呢?」

「下?」

除了阿鼎外,眾人異口同聲說到,佩君更說:

「我女仔嚟㗎喎!」

「所謂巾幗不讓鬚眉,妳何必睇小自己,只要妳唔著裙就無人知妳係女仔啦!」

說後當然被佩君鎚了一擊,但我在意的是南兄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經一事,長一智,有時人生嘅嘢真係好難估計,如果望返轉頭,我諗我真係唔會跟你哋上去。但唔做都做咗,我覺得呢啲都係大家嘅緣份……」

這時超人也受不了他的老氣。

「咪咁玄啦,總之就想做兄弟……咁想點做法?係咪要滴啲鼻血喺杯可樂到飲咗佢?」

佩君見狀笑個不停。南兄便說下去:

「就咁!我哋五個人,一齊飲咗呢杯混醬佢!」

說後,南兄便將手中所見的豉油、醋、辣油、麻油、茄醬、胡椒粉等等混在一個小杯中,還混得十分起勁。可是當我們看到這杯深咖啡色布丁狀的「結拜醬」,實在不敢恭維。我還沒出聲,佩君已搶著說:

「我先唔會同你癲,咁喇!用我嘅方法!」

她將我們的學生相各抽出一張,再反轉背面。

「我哋五個人,喺每張相嘅後面都寫返自己個花名,然後俾其他人保管!作為結拜嘅信物!」

說著,佩君已經動筆寫著。超人與南兄也高聲叫好,也動筆起來,只有阿鼎什麼也沒有做。

「喂……做咩唔寫?」

我輕聲問道。

「……我……好似都無做過啲咩……」

他既不是失落,又沒有高興,似是一個局外人一樣……確實,他是被我們強制拉過來的。

「喂!都話係緣份囉,擋唔到㗎喇!」

南兄說後,超人也和議:

「咪係,你嗰日都有幫大家拍片㗎嘛,我咪又係咩都無做,最後都係全靠佢兩個!」

最後佩君也說著:

「一齊Join嚟玩先會開心㗎!」

聽畢,他還是沒有動手,卻突然將南兄混成的「結拜醬」一口「飲」掉。我們也看呆了……

「咁……我就有資格同大家平等……」

阿鼎表情扭曲,可是……及後我看到自認識他以來的第一個笑面。

……//

//……

因為「兄弟情」的關係,我要跟大家做些男子漢的對決,超人拉著我,與南兄、德哥進行「支裝汽水四國大賽」。方式是由佩君發號司令,我們分別要用接長了的數支飲管,鬥快將各組支裝汽水喝完,在公正人佩君的監視底下,數次也分不出勝負,不是令狐德作假,便是說不過南兄,害得我飲了不知多少份量的汽泡,更懷疑自己的肺部也沾染了汽水的糖份。

「……我認輸……無氣飲……又成肚汽水……我要解決咗啲嘢先……」

……//……

「卓龍。」

這一次來到我背後的也是一個神出鬼沒的人,是德哥。他是什麼時候出來?

「……Vinci係咪好奇怪、好難捉摸呢?」

聽著他說,我點點頭。他再道:

「不過佢同Sonia一樣,都係好認真、好有義氣嘅女仔,係個為咗保護身邊嘅朋友而咩都無所謂嘅人,我就係鍾意佢呢點……不過可惜,佢一啲都欣賞唔到我嘅優點……」

聽到他說,我不禁冷笑了一聲:

「係你太多優點,令佢唔知鍾意你邊一樣啫……」

德哥見我諷刺著他,卻對我的回應十分滿意。

「識講笑喎,返去坐喇,超人同南兄仲等緊你返去鬥飲汽水呀!」

「又嚟……唔好啦啩……」

……//

//……

回到宿舍後,我約定了教超人使用健身室的設備,於是在洗澡前的三十分鐘,同時帶了南兄、阿鼎及德哥來到宿舍的健身室,一同教他們使用。

這裡地方不算寬敞,跟正常班房差不多,器材主要是跑步機、划艇機及單車機,還有不同大小的啞鈴,一些伸展用的機器。我們五人二話不說,進來後馬上坐上剛好五部單車機上,開始我們無限制的虛擬競賽。

假想著面前是一段長約一公里的公路,兩邊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我們只需要一直狂奔,為自己的目的地奮力衝刺,就算是汗如雨下,我們也要奮身去完成這一次的旅程。而現實是,我們在窄小的空間內對著一道全身的玻璃窗,五個熱血青年透過緊閉雙眼來不斷幻想面前的世界,刺激著大家的運動神經,讓自己好好地揮灑汗水。縱使房間內的冷氣風力全開,也瀰漫著一種青春的汗水氣味。

不過一會,我們五人也累得坐在地上,每人各佔用了一格全身玻璃窗來依靠,一同對著外邊的球場發呆。射燈之下,有無數的飛蟲纏繞著燈光,是下雨的先兆。

……//……

正當我們對這三人高談闊論時,健身房的門被打開,是希桐及石田。

「嘩!你哋有無開冷氣㗎,一陣味嘅?」

希桐說著,與石田一同掩著鼻子進來。

「已經開到最大冷氣㗎喇。」

希桐聽著我說,還是不滿地盯著冷氣的顯示屏。當下包括我的五位熱血男兒顯得鴉雀無聲,原因是大家看著石田身穿的運動裝,相比於子嵐,她正正展示出白滑而性感的感覺,是剛才想到的第二種極端。

「亞希子,我哋都係唔做啦,返上房一齊拉筋算啦!」

在這裡必須說明一點,因為希桐跟石田的關係甚好,她才會直呼亞希子這名字。

雖然希桐只是短短的一句說話,內容包括「返上房」、「一齊」、「拉筋」,但配合亞希子的衣著,早已令大家幻想去度另一個色情世界,表情也十分明顯。當二人離開後,除了阿鼎,我們四人也深深慨嘆起來。

「點解我哋一開始唔用止汗劑呢……」

「阿鼎你就好啦,同石田同班!」

德哥說著,阿鼎卻若無其事回應:

「我同佢哋唔係好熟……」

說著,我們也無法再說什麼。

……//

當然,以上的部份看起來也令大家一頭霧水,想知整個故事便買來看看吧!哈哈哈!

(待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