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不能妄想,只能在夢想與理想中掙扎

寫作是一種內心的表達,甚至是反映自身情緒、感覺、思想、信念的簡接表達手法。過去歷代的作家,他們同樣有這種批判世道的特質,將自己堅持的信念,以文字用不同的體裁手法展現出來。

這就是作家最大的使命。

但我不是作家,同樣會有這種希望,能夠用自己的文字為身邊的事,甚至社會能改變些什麼。可是現實中,不要說社會,就連想文字有多些人留意也做不到。過程就是寫點什麼令人在意,然後為了更多人在意不如再寫什麼,然後得到很多人在意是你不能不寫什麼,最後因為你的文字有影響力而只能寫什麼。

過程就像一個成功人士,自少想當考古學者,發現自己歷史科太差,只會讀會計,大學畢業後四大也沒落時,他只好當小型公司的全能文員,直到公司倒閉,他決心跟下一間公司老闆的女兒搞上關係,然後用他不知從何而來的第一桶金,買下單位,開始他的理想人生。

說起來有點扭曲,那件只不過是我人生中遇見過的真人真事,所以用作比較。而我特別想說的是,初心。

每個人至少也可以有自己荒誕的妄想,你是知道自己永遠沒可能做到。

但到了某個年紀,你會發現有些夢想,其實不是遙不可及的事,問題只是,你沒有想過要實現它,其實是比起當上百萬富翁更難。

最後,計算過自己能力及時間得失後,你只會想到可達到的理想。

實踐寫作,對我來說是妄想、夢想與理想三個狀態。

想用寫作賺錢不是妄想,只不過那人絕可能不是你,甚至是你不想做的事。

於是只能夠將寫作昇華到一種無私分享的活動,其實自古而來的作家都是一樣,大多數偉大的作家都是以出版文章為副業,自身不是教育工作者,就是文化人,在小說盛行的世代如事,更何況現在的市道?能夠發布小說故事給人看,已經是一種達成夢想的層次。

再說,還看今年的出版界,故事小說買少見少,本土作品卻四處可見,就是沒有市場需要,沒有書店上架。想買個電子書看看,卻連一部電子書的閱讀器也難求,還說什麼電子化?唯獨書展,這個成為出版小說的最後希望,一個不再只是空談夢想的理想化世界。只是今年… …面對兩重考驗… …

你想對抗警暴?還是對抗三中霸道?抑或是對抗市場衰老?最後還是留在家中吃個溫飽?

處處是禍患、處處也在抗爭,人得一個,怎選擇?

回到初心,我只不過是想出本小說,有興趣買來看看吧。為什麼前人說得那麼容易?就像父母抱怨我們這一代吃不起苦頭一樣。

我亦只能說,你又何嘗明白今日當作定的苦處?

最近的新玩意,TG小說頻道,收集不同小眾作者的作品,轉介到相關平台,為讀者輕鬆找出理想作品,訂閱後還可以收到作品的更新通知,費用全免,目的只想大家可以繼續支持小眾作者。

https://t.me/madeinhknovel 「非類型小說頻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