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2:《叛神軍團》選段 (五行的身世)

特別鳴謝 ── 畫師 Parsue Choi 為該次出品而繪製的插畫

由於角色太多,不想再像充數般介紹,直接來正文介紹好了!

關於五行,其實一開始也沒有想過將她列入星界,但從過去的反應中,感覺到原來讀者也喜歡她,這不如直接將她帶到第三部好了!所以當中修訂了一些……但相信也只有看過初版的人才知道有這修訂。

一章:源於絕望 ─ 七節:「神之光」

//……

「為什麼你們要走回來?」利雅放鬆了戒備,見二人無意作戰,而且剛才的女生似乎受了很重傷,正想問個明白。荷米回道:

「五行受了重傷,我們要趕快回城找醫生!」利雅走到荷米身邊,檢視著五行,她沒有氣息,呼吸微弱,不要說明天,就算連夜趕路也回城,一般的醫生也不可能救回她。於是利雅再沒有跟荷米說明,馬上將手放在五行的身上。

「我現在要救她,你不要動。」荷米感愕然,但還是按她的說話去做。利雅將「神之光」的力量集中於手上,感受五行體內最致命的傷處,將該地方進行自我修復。過了一會,五行的呼吸暢順,荷米與三少也大吃一驚,慢慢五行依在樹下休息。這次還是利雅第一次以「神之光」為人類治療,沒想到會是如此複雜、還有感覺到對抗的排斥反應,費了她不少精神力量來處理,幸好……還是救了她一命。

……//

十一章 ─ 迷失海域 ─ 六節:蓋亞

//……

「我……我的父母,聞說曾經是『星界門』的守門人,他們為了保護『星界門』的鎖匙,被不知明的生物殺掉了……我很想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是『星界』的生命體?殺害他們的,又是什麼人?」

五行堅毅的眼神,響亮的聲音還在洞穴內迴響,理直氣壯得令二人也疑惑起來。

「那怎辦?」

美男子對青年人說著,但見青年人鬆了一下肩胯:

「那便試試她吧。」

話一說完,美男子淺笑,在手指放射了什麼似的,在眾人沒看見的情況下,直接擊中五行的前額,頓時間她失去了知覺,慢慢跌著後方。

「五行!」

眾人見她後退時,只有無雙一人來到及走到她身後,準備接著她。但當五行快要跌在無雙的懷抱時,被擊中的前額突然閃出一段金黃色的光,還將五行包起來,從她的背後,還展開了一對鳳凰的羽翼,漸漸升到半空。

「果然……她就是鳳凰座的卡柏、卡拿的後裔……」

「這……這是什麼一回事?」

……//

十二章 ─ 繁星引路 ─ 六節:光茫萬丈

//……

從訓練室傳來一陣叫聲,似乎五行又再被打飛到半空,傷痕累累的她躺在地上喘氣。北落氣也沒喘,走到五行的身邊:

「妳的父母已經將他們的『星之閃』傳授給妳,妳確實得到了『鳳凰』的力量,可是妳卻半吊子的一直沒有想過如何啟動它,所以妳才沒有『鳳凰』的自癒能力,妳要感受不同的攻擊,嘗試用能力來回復自己的傷勢,下次就算被致命的攻擊後,也可以盡快用能力為自己急救,保住性命。」

五行咬緊牙關,從剛才的戰鬥中已經明白到「鳳凰」的能力,身體部份也隨著時間慢慢回復過來,可是精神上受到的打擊往往比起肉體上的傷害更難回復,痛處的傷口雖然從低溫的火焰中癒合,但手腳已經開始不聽喚。

「我……很辛苦……彷彿四肢也不屬於自己,明明感覺到手腳也被……打斷了,但現在卻安然無羔的掛在……身上……很奇怪……」

五行呼了口氣,再又站得正直。能夠給她信心可以支持下去,除了可以看到自己的傷痕漸漸回復過來,更重要是來自身體的力量,有如母親抱著自己的溫暖。那種微弱的火焰不但沒有灼傷她的皮膚,已經更暖暖的保護著自己,是一種久違了的母愛。

「再來一次吧!」

五行堅定說著,說出令北落震驚的說話。

「我回想起第一次遇見利雅的時候,我被小四打個半死,她也曾經用『神之光』為我治療,還記得那時的感覺,有著什麼侵入了我的身體,本來為那是治療的正常反應,但如今被合適我的能力治療後,我才分別出兩者的不同。相信我應該漸漸掌握了……還有一點我想問。」

五行緊握半拳頭,狀態已在對話之間回復正常:

「我可以還手嗎?」

北落不屑地笑了一笑:

「有本事就來吧……」

北落暗中安慰,卡柏、卡拿,你們拜耳族有繼後的星體了……

……//

實體作品已在 香港書展(15–23/7/2019) Hall 1A-A02 發售!期後亦會在香港、台灣等地區書店/網站上架,敬請留意Facebook專頁(#多媒體廢作人)公告。


有關其他出版事項:香港書展(15–23/7/2019) #錯的人生對的人(全一)Hall A1 B20 #山道#penana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