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2:《遊唱師的幻想》人物 及 選段

小諗先生─(3?)男,自少成績優異,跳級進入大學修讀心理學,偶然間被教授發現他有幻覺,被猜到精神病院卻無法治療,最後才被國家認定了這是他一種獨有的異能,據說可以進入精神病患者的內心世界,回到他們引發情緒病的轉捩點的時空,引導他們的內心重新做人。於是他便一直協助精神病院,一方面治療有急切需要的病人,一方面被國家研究。

或者有時我都雖然給自己空間,不要再寫作,好好給自己靜下來,或是問一問自己,到底我想告訴大家什麼?這是一個最好的機會讓自己清楚一點。

第一章:愛狼雪 ── 第三節

//……

狼哥沉默的表情,令伙記有點寒意,也不夠追問下去,慢慢退回自己的工作間。狼哥緊張起來,不斷打震地說:

「佢……睇你唔到咩?雖然宜家係夜晚,呢到人山人海,燈火鼎盛,唔係咁猛呀?你老老實實講,你係咪人嚟架?」

緊張的狼哥不小心大聲了一點,令周圍的人也開始注意著他,就連剛才的伙計也放下手上的工作,一臉厭惡的樣子,卻不得不問道狼哥:

「喂……先生?你……無咩事呀?唔好搞事好喎!」

當下狼哥的眼神一直看著小諗先生,心中更是不安。小諗先生說:

「我諗,呢到所有人都睇我唔到。除咗你之外。」

小諗先生說後,嘗試站起身來,圍著狼哥的桌子走了一圈,又試過走到客人面前,揮動自己雙手,他還推倒了插著筷子的鐵筒,令筷子與筒響亮的散在地上。但結果還是一樣,除了眾人被剛才突然跌在地上的鐵筒嚇倒外,還是無法得到大家的注意,而狼哥卻驚訝得無法彈動。

「係真架……我可能只係出現咗喺你嘅幻覺世界中,又或者……係我嘅世界到,你先係我嘅幻覺。不過無論點都好……你冷靜啲聽我講,你有精神病!而且仲係相當特別嘅一種,你會見到『實在嘅幻覺,虛假嘅真相;可見嘅未來,改變嘅過去』……所以……」

狼哥受不了小諗先生所說的一切。終於失控跌在地上,且一直後退。

「咪埋嚟……你個唔知係咪人嘅癲佬……痴線嘅我就見得多,無人見唔到嘅癲佬我都係第一次遇到,咪過嚟……」

粉麵店一遍混亂,但眾人也認為是狼哥引起,於是四散在各處,又不想錯過這個瘋子的奇怪行為,一直在旁圍觀。

「狼哥……你信我!如果你唔去搞清楚你宜家發生緊咩事,我同你都可能永遠離開唔到呢到。做唔返原來嘅自己架……」

小諗先生緊張得走前來,可是狼哥開始失常,每整個世界也突然褪色起來,在小諗先生眼中,有如單色的黑白影片,眾人也失去應有的色彩,唯獨是狼哥。

他眼神恍惚,急急走到粉麵店的廚子旁,搶了一柄菜刀揮動。此舉不單止令小諗先生卻步,就連周圍的人也再退後了很多,更有人似乎已經報警,一邊期望著事情的發展,一邊等待警察來擅後處理。

小諗先生見空間異常,相信是狼哥的精神狀態開始不穩,就是說,小諗先生影響到他的精神,但核心的問題還未出現……

「狼哥……你記唔記得你女朋友……叫咩名?」

聽著,狼哥的眼神聚焦於前,卻看不見小諗先生的身影,只有他的女朋友……

「……阿雪……」

狼哥步步走近眼前的「阿雪」,隨著他的步近,一幕又一幕的故事在他腦海浮現出來,是一個令人傷心的故事,彷彿狼哥與阿雪的經過跟雪狼湖的故事重疊起來。最後……

「砰!」

狼哥親眼看著某人在他的面前,狠狠地用槍射向雪,將一切的誤會變成無可挽救的局面,只能低聲唱出一首「抱雪」,但卻沒有一點眼淚。小諗先生提問:

「你係咪記得返……雪係點死?」

「我記得……」

「佢係俾你殺死?」

「……唔係……」

「可唔可以話俾我知……發生咩事?」

「……我都唔知……但我好傷心……我好寂寞……」

小諗先生看著整個世界開始崩壞,天花剝落,牆壁倒塌,沒色彩的世界在背後呈現出一道唯一的光源,照著狼哥和他的影子。

「……成個世界都得返我一個……明明我有好多好多朋友……有我鍾意嘅人……有我嘅同事,點解會一夜之間咩都無晒?」

小諗先生拿出剛才帶走的雪狼湖場刊,蹲在地上並交到他的手上,說:

「因為呢一切嘅事,都係嚟自你嘅妄想……佢哋從來都無出現過係呢個世界到……」

狼哥聽著沒有反應,小諗先生再說:

「你所睇到嘅『雪狼湖』,無可能係1997年4月21號公演……因為當晚嘅演出係臨時被取消咗……」

狼哥突然抓狂起來,衝向小諗先生:

「就係因為取消咗,我先會失去咗阿雪!你知唔知我有幾愛佢呀?吓!」

被掐住喉嚨,小諗先生無法作聲,甚至被狼哥抽高走來,要將小諗先生致死來洩忿。

「阿雪係我……阿雪係我……阿雪係我……」

就在狼哥想殺死小諗先生的同時,他的記憶透過身體接觸慢慢滲入小諗先生的腦部。在他半昏迷的狀態下,小諗先生置身於狼哥的回憶,見他被醫護人員遊說下,將不同的藥物放入口中,久而久之,在狼哥的心中,「阿雪」便從他的世界中消失,而當時的狼哥也只是呆著,不懂任何反應。跟現在一樣,就連想哭出來也找不到原因……

「點解……點解我會唔記得咗阿雪……佢係我邊一個……」

隨著小諗先生跟狼哥的回憶產生共鳴,狼哥開始放鬆指頭,小諗先生亦流下眼淚。再說:

「佢哋無跟你同意……將『阿雪』帶走咗……」

……//

我的幻想世界,並不是無法離開現實,只是為了某些人可以容易明白,只好將幻想留在現實,因為我想告訴你知道,這是我的幻想世界。之後的,我想為大家介紹一個分支的作品,名為《當值護屍》的故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