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4:《當值護屍》選段 (試寫流行的不死人)

關於喪屍的故事,其實我一直也沒有興趣去寫,不是因為這個題材玩爛、沒新意……是因為我一直不懂得用速成打這個「喪」字!需要時才會Google打「盡天良」等它自行出現,沒有想過要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一直沒有寫喪屍的故事。如今,開始要試試了!

第五章:時差

//……

升降機門打開,在外的長廊遭受破壞。四周環境昏暗,一閃閃的失靈的光管掉了下來,在牆邊搖擺不定,令光影不斷搖擺,還有牆邊一處處被打破的碎片,絕不是一邊人能造成的破壞……

「咩料呀……打仗呀……」

未等Joe思考下一步行動,突然升降機頂傳來硬物墜下的撞擊聲,促使Joe將Lancy推出去,連同自己一同跌到門外。彈指之間,升降機墜毀。更可怕的是巨響之前,從升降機槽中傳來的,是一道仿似是野獸的怪叫……

「咩……咩叫聲嚟架?發生咩事呀?」

「我都唔知喎……妳唔係喺到返工嘅咩?」

Joe拔出配槍,專注在前方的唯一通道。

「最近嘅樓梯係邊?」

Lancy指著通道的盡頭:

「……喺個到轉右……經過幾間房之後就係樓梯口……如果真係有事,要疏散呢層嘅病人!警鐘……」

說著,突然在牆上掉下來,「噹」一聲的,就是那個求救的警鐘。

「唔好諗其他人住……跟住我,睇住我後面有咩情況,我會帶住妳行,但妳見到後面有咩事都即刻叫我!我唔知呢到有幾危險架……」

Lancy點點頭,Joe只能右手握槍,左隻被Lancy握著,二人一步步向前行。

避開搖晃的光管,在光影的擾亂下令二人神精漸漸緊張,莫說升降機槽傳來的燃燒聲音,就算只是一些輕微的電路火花,也足以令二人不敢妄動,令這條長廊遲遲亦未到盡頭。

「……有無攪錯,呢間咩醫院嚟架,咁靜嘅?呢層無其他人嘅咩?去晒邊?」

「可……可能已經走晒啩……」

「……走晒就唔好叫我哋返上……」

Joe說著,突然想起一件事。

「……頭先叫我哋上嚟嗰個女同事呢?佢無跟上嚟咩?」

「……我……我唔知……」

Joe越想越不對勁,開始背靠左邊牆,加快腳步向前行。

「妳係到望實後面,唔好行開……我睇下前面咩料先……」

Lancy用力點頭,在一邊抓來一架半身的送餐車,擋在前面保護自己。

Joe走到盡頭,探頭看看左右兩邊通道,左邊完整無缺,而右邊的破壞被身處的位置更加嚴重,就連「EXIT」的燈箱也掉在地上,整道門被撞破,毀壞了大半,部份似乎跌在樓梯之內。

「死喇……就咁睇似乎個邊先係戰場,咁走過去分分鐘會撞鬼。」

Joe所說的「撞鬼」,意思只是會遇上敵人,不是真的撞邪門東西。只是沒想到,這次戲言卻成真了……

……//

第六章:六與九的危機

//……

Lancy不明,嘗試掀起被角,偷望過去。見布簾之內的黑影在掙扎,將身上的喉拔走,跌在地上。Lancy從地上所見,是帶有血肉的喉管……然後是一對滿遺傷的腳著地……她不敢再看下去。

「Joe……Sir……發生咩事……」

「……我堅唔知……冷靜啲……咩都唔好諗……」

Lancy一直在發震,但Joe亦不敢安撫著她,因為那個人已經掀開了布簾,四處找尋什麼……

勉強說是它是一個會活動的屍體,反白的雙眼沒有視力,鼻因在插著喉,似乎也沒有嗅覺,只是對聲明有反應,於是它便從聲音處找尋什麼……

……嘟……嘟……

「接通咗999喇!Joe Sir,等佢哋聽……」

可時同一時間,「它」亦聽到……並向Joe的方向慢慢走近,Joe緊握配槍卻被氣得反眼,既無法再叫Lancy不要作聲,只能繼續由她等下去?直到它走到Joe的床邊,聲音越來越清楚,「它」甚至認定了這裡有什麼

突然,Joe用腳一撥,壓在他身上的Lancy手中的電話弄倒「它」的附近地上。「它」亦追著看……

「……999報案中心……」

電話出現人聲,「它」馬上一口狂噬下去!此景令Joe心驚膽喪,不乏涼意……Lancy更因看不見四周擔心得偷泣起來。

「咁落去唔掂……」

Joe慢慢將槍移向「它」,就在「它」還在蹲在地上的同時,開槍一轟!射破頭髗後倒下來,沒有反應。

「……好彩……佢同啲喪屍片嘅設定係一樣……打頭就死……」

……//

說著,這次也是挑戰自己色情與暴力的界線,如果已經受不了,不如看看另一個幻想世界?就是下一回的《帶著主人走到實體化的小說世界》(暫名),亦是一個超現實的幻想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