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5:《DSE幻想校園》選段 (一) (五位女神的印象)

由第一人稱讀起,未知大家會否對學校的五位女神有什麼印象?不過其中一位比較深刻的是在卓龍認識她一年之後的事,是一種重新認識的感覺:

Sonia:

//……

突然,聽到幾位女生的笑聲在轉角傳來,我便探身一看,發現一位棕色頭髮、長度及肩的女生,站在空曠的位置跳著強勁的舞蹈。

那自信懾人的眼神吸引了我的視線,她手持著插有耳筒的電話,一直隨著電話中的音樂起舞。在月光下的舞姿,有如一隻妖精在光影的交織下與影子競舞,流暢而優美的動作配合風吹過大樹所散落的零碎葉子,伴隨她那立體的舞姿,令影子也為她折服,隨著節奏開始在地上配合她一同演出。

我沒有想過可以從舞者的身上聽到無聲的音樂,她自信的笑容,正在享受台下每一位觀眾給她著迷的眼光,或者在她的眼內沒有發現有位觀眾一直在暗處欣賞。可是在她站定舞步時,我倆的眼神也因世界的靜止而交接了。在月光的射燈下,我清楚看到那對閃爍的眼睛在凝視著我,而她也感到一刻愕然……//

Vinci:

//……

「唔好意思……」

一不小心被海景吸引,忘記了自己的工作。一把女聲突然在旁說著,我轉身一看,是個留有蓬鬆鬢辮,尾段扎上小馬尾的女生,她身穿輕鬆的便服,手持小號,雖然口說「唔好意思」,但給人煞有介事的感覺,對於擅闖天台的罪行毫無悔意。

「係?妳好!我只係聽到喇叭聲所以走上嚟,見到度門鎖咗,咪出嚟睇下,我唔係嚟捉人㗎。」

我有點緊張,不小心也將自己的目的說出口了,令她表情有點愕然。

「捉人?」

既然說出口了,也只好如實解釋。

「呀……係咁嘅,因為天台平時宿舍係唔俾人上嚟,我都被人捉過。」

那女生嘆息著說:

「係咩……對唔住,我咩都唔知。希望你唔好怪我……」

「傻……傻啦!怪咩,我都話唔係嚟捉人,何況我自己都成日走上嚟添!只要避過保安就得!」

她聽到後,微微一笑。糟了!我又不小心說溜嘴。她說:

「你成日都上嚟女生宿舍嘅天台?」

「唔……唔係……我講係男生宿舍嗰邊呀……哈哈哈……」

「嘻……咁都好,等我仲以為唔可以上嚟睇日落添……」

剎那間我感覺到她放鬆了一點,也許是知道我不是來責備她,所以放下了戒備,還懂得抓我句子的錯處,真是……當我跟她眼神接觸後,被那對倒影著火紅色夕陽的眼睛吸引著,不自覺地著迷了。

她見我呆滯著,馬上又警戒起來。這樣下去有點尷尬呢……只好說說什麼:

「呀……如果妳想睇日落,可以去海岸嗰邊嘅碼頭,嗰度睇都好靚!」

女生顯出莫名其妙的樣子,說:

「但係宿舍規矩唔係要夜晚七點前返嚟嘅咩?」

「又……又唔一定嘅,只要有特別原因,其實十點前返嚟都得……」

對於新宿生來說,這是不應該提及的事項,因為可能會令宿舍的工作量大增。唉……我在幹什麼,一下子泄漏了兩個潛規則給新生知道。

她笑得耐人尋味,再說:

「……你唔似係新搬入嚟㗎喎?」

「唔係!我住咗個幾月㗎喇,因為某啲原因,我俾大家早咗入嚟。」

她聽後想起了什麼,之後便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係咁……咁我返落去先。」

她掠過我身邊,急急通過門口,想從樓梯離開之時,我想起了要提醒她一件事:

「係呀……」

她停了下來,我在夕陽照遍的樓梯間俯視著她的回眸。

「……宿舍範圍係唔可以玩樂器,如果俾宿舍導師知道就好麻煩……」

她貶了一眼,眼簾微微垂下,側面點頭示意,回看了我一眼後才轉身離開。

畫面十分深刻,是一種寂寞過後閃爍的光輝,有如經過長夜的黑暗,道出黎明的一線晨光,令世界從此不再黯淡,可是這種相遇卻發生在夕陽之時,有點不對調。

……//

亞希子:

//……

此外,她的身邊還有另一位女生 ── 一位很美麗、漂亮……應該怎麼說……總之是可愛得「不得之了」的女生,而且相當有吸引力的……如女神一樣!她用扣好在頸繩上的宿生證不斷打轉,直至發現我看著她時,才跟我打招呼:

「こんばんは!」

她說著純正的日語,沒有造作的高底聲,聽得十分自然。長直的咖啡色劉海,配一對水汪汪、會微笑的眼睛,雖然身形比希桐矮了一點,但緊身富彈性的便服展示出十分豐滿的上圍及纖細的腰部,加上下身的短裙令她女生的特徵十分顯著。希桐用食指點著那女生的面頰說:

「卓龍,你應該唔記得佢!佢係我識咗三年嘅朋友,叫石田亞希子,因為爸爸係日本人,所以佢係日籍嘅,但你放心,佢識聽識講廣東話,你叫佢石田就得㗎啦。」

當聽完希桐的介紹,再次看著石田亞希子的眼睛時,不知不覺又被她迷住了……

超人見我呆若木雞,撞了我一下。

「咪咁啦你!雖然我哋每一個男仔第一次見到『日系女神』都係咁嘅反應……」

超人邊說邊偷笑,可惡的傢伙!

「咩『日系女神』?」

我有點不理解這是什麼稱號,希桐聽後也對這個名詞不滿起來,說:

「咪就係班無鬼聊嘅男仔!封咗我哋學校五個認為最靚嘅女學生做女神,仲要加埋稱號俾佢哋添呀……真係好乞人憎!」

希桐越說越激動,就像是自己也被「封神」而感到不悅,但……雖然她樣子長得標緻,但應該不會是男生中的「女神」,何必這樣激動?

「妳好,我叫單卓龍!佢……佢叫超人,另外阿鼎!妳好……『珊唷啦啦』……」

石田聽到後不禁笑起來,希桐卻嘆了口氣,說:

「『さようなら』係解『再見』,你想講咩?」

這時一眾人也大笑起來,除了阿鼎還在專心食飯。我承認我有點失常,正如超人所說,是每一個男人第一次見她的正常反應,但我在心中卻是想著另一個問題:

「呢間咩學校嚟㗎……個個中四級嘅女學生都咁靚嘅?我係咪發緊夢呀?」

突然,石田帶著憂鬱的語氣對我說:

「卓龍……你真係唔認得我?」

她輕輕皺眉,打亂了我內心的獨白,一時間我無法回應她。頓時的停滯,把我們之間的時空拉長,只有我跟她的眼神一直在接觸,令我不知過了多久。……//

樂儀:

//……

一開始被國遠的外表吸引,所以忽略了還有一個女生在南兄的身邊。及肩的黑色捲髮,身材有點矮,但五觀端正,又是一個美少女,是這間學校的收生要求嗎?

「……我叫程樂儀,你叫我樂儀都得㗎!」

「樂儀」這個名字,似乎是在訓練營時聽到南兄與德哥在討論的「女神」之一,沒錯,她也是其中一位。接下來跟她相處,令我認為她是個頭腦靈活,口齒伶俐的女生,有別於早前的三位,石田有點感性;Sonia有點神經質;Vinci有點情緒化,而她卻是個談吐得體零破綻的女神。

……//……

樂儀聽後有點泄氣,再說:

「下?即係你又係同佩君夫妻檔啦?唉……閃死……」

我見樂儀搖搖頭,看似無奈的看著四周,但不時又偷望著超人。待他無奈回道:

「邊係呀……真係唔好亂講啦,我哋無嘢㗎……」

「唉……我都知你好忙,都唔應該麻煩你。諗落……我地兩三個女仔都搞得掂班會嘅……」

看著這個樂儀古古惑惑,應該是看準了超人的個性,才會在他的面前說這樣的話,結果也能預料到。

「下?無男仔幫手咩?南兄、國遠呢?」

這時她刻意輕聲一點說:

「佢哋玩就無咩所謂啫,做班會喎,邊會上心㗎!識咁多男仔都係得你一個咁令我放心㗎咋……」

這句說話,加上她令人討好的外貌,超人又怎能逃出樂儀的媚功呢……

「唉!咁喇,你預咗我總務個位先,到時有人做我咪唔舉手囉……」

我不禁笑了一下,哪會有人做這個位置。可是超人看到我的笑容……有點不忿,而他的反應令我有點不安。

得逞後的樂儀笑得甜絲絲,同時又想向我下手。

「喂!咁卓龍呢?有無興趣一齊玩?」

玩?她的用詞變得真快,明明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現在從她口中說出來是「玩」……我當然是……

「佢梗係玩啦!妳預埋德哥都得添!」

超人代我及德哥回答,我們呆著,不作一聲。

「咁就好喇!你哋想做咩位到時同我講呀!」

興奮的樂儀,突然注意著我身上一處不協調的地方……

「咿?卓龍,你條呔……打得好特別喎!」

她有如貓兒盯著在半空搖晃的繩索一樣,準備要出手似的。

「……係咩……」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可是我還來不及反應,她便一手將我的呔除下,手法熟練得如日常工作。

「見你肯幫手做班會,我幫你打過條呔喇……快啲企起身……」

樂儀用力拉緊手上的領呔,令皺起的部份平服起來。

「等等……我……企喺度俾妳幫我打呔,會唔會太揚?我唔想做焦點喎。」

我看著四周的同學,幸好大家也沒有發現。

「你唔係想我跪喺度同你打呔呀?呢個高度我唔就手呀!快啲起身喇!」

說後,她用食指示意叫我起來,我還是沒有就範。

「不如咁,妳用自己個身嚟打呔,打好個結再俾返我咪得囉!」

「唔……又唔係唔得嘅,不過你自己索個結時,唔好整歪我個靚靚結呀!」

她邊說邊開始打結,雖然感覺不太熟練……但總算打好了,隨即將領帶掛在我的頭上。

「哎呀!太細添……哈哈!你自己整啦!」

「除呔妳就叻,打呔就咁慢嘅?」

「哎呀!都話唔就手囉!打到就得喇!」

完成後她馬上回到自己的坐位。

……//

子嵐:

//……

我記得她的名字,因為這班男生常常提起。女生中也算是高挑,約一米七,可是現在被兩個高人夾著,令她感覺上矮了一點。膚色較深,穿起的背心運動裝雖然露出一大截大腿,可能是因為她的膚色、有肌肉及短髮的關係,感覺非常健康。要是換上一個皮膚白滑、身材突出一點的女生,已經令人想入非非了。

……//……

她笑嘻嘻的走到一邊,本是有點尷尬,但她突然收起了微笑的眼神,眼中沒有離開跟自己一樣高的鐵棒,慢步跑到欄杆前,突然雙腳用力彎曲,奮力跳起,用那柔軟的身驅,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形,越過欄杆。從此之我,我便知道種跳法名為「子嵐半月式」。

……//

(待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