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60:《DSE幻想校園》選段 (六) (青澀的苦味)

我不太擅長令自己的角色陷入絕望,因為會令我自己也不喜歡,失去動力,我不想寫故事時為自己帶來不幸。除了最新的《錯的人生,對的人》,那是我給自己的一次挑戰。對於有起有落的故事,總需要一些低潮:

//……

「我搞掂咗啦!」

Sonia帶著勝利的笑容來到我面前,可是我一點也笑不出來。於是她再說:

「喂呀!都話搞掂咗囉,笑下啦,焦爺話佢包底!一陣Lunch我同佢食飯,順便佢會去銀行攞錢俾我,咁就可以去買料,仲有呀,佢話有咩唔掂一定要叫佢……」

「算罷喇!」

我受不了,打斷了Sonia的說話,我不想再聽她說下去,她說得自己像是援交一樣。

「……做咩呀……」

她感愕然。

「我哋會搞得掂㗎啦,唔使佢出錢……」

我不知如何解釋,而且……他很可能是這次破壞壁報的犯人。

「喂呀!焦爺都話佢包囉!仲煩咩呀?」

「我覺得呢條友好有問題……我唔係好想用佢啲錢……」

怎料Sonia竟然不滿起來說:

「喂!宜家佢係義務出錢㗎,雖然佢初時都唔願意㗎!係我幫你……唔係……係幫Janice低聲下氣叫佢幫手佢先至幫咋!我知你同佢有啲唔啱,但唔好用班會嚟鬥氣咁小學雞好喎!」

我沒有再回應,於是Sonia也沒有作聲,自己走向女廁,試試找Janice回來。

就這樣,我一直忍著脾氣到下午,跟南兄、超人說起此事,才連珠爆發。

「你哋話?我真係聽到焦爺同路人甲細細聲咁講,加上今日Sonia賣笑咁叫佢幫手,我覺得成件事都係佢搞出嚟!」

我們三人留在天台的籃球場,盡訴我內心的不甘。

「依你所言,又真係幾可疑嘅,不過咁喎,嗰日呀強好早就走咗,又點會特登返嚟搞破壞?何況佢哋又點會知Janice喺度自己做Board?就算知,都唔知佢一個人幾時整完啦?對不對?」

南兄一說,似乎也很有道理,但就是說不過我心中的怒火。

「我點知佢有咩方法,十成九係佢搞事!」

我氣得無法坐下,只是在二人面前來來回回的,就是想不通……

「算啦,南兄,睇佢就知唔抵得Sonia跪求焦爺喇。咩理由都講唔通㗎啦!」

是的,超人所說的是重點……這是……吃醋嗎?

「嗱嗱嗱!超人呀,嘢唔可以咁講㗎,下個可能係到佩君㗎!」

說後,超人有點愕然。正好,佩君剛剛帶著四個飯盒上來,還有飲品,將各人的飯盒及飲品放好在大家的面前,有如一個賢妻一樣。

「嘩嘩嘩……佩君真係無得輸!喺呢個風頭火勢幫我哋買飯買嘢飲,仲要攞埋上嚟!未來夫婿一定幸福呀!超人呵?」

南兄對超人打個眼色,可是超人卻尷尬搖頭。佩君卻笑著回答:

「係㗎!我成日都幫啲獨居長者同浪流漢嘅,第時你要唔要我幫你呀?」

「閘住妳!我將來一定妻妾成群個個好人!」

南兄反駁後,超人為佩君反擊說:

「妻妾成群?喺香港犯法㗎喎!俾人拉呀你!」

佩君聽後笑個不停,南兄卻有如被兄弟出賣的樣子,無法回應,只好找著我。

「兄弟喎,結拜喎,對住呢兩隻嘢,唔激死都閃死……我都係同卓龍兩支公算啦……」

南兄將屁股移到我的身邊,可是我實在無心情跟他們開什麼玩笑。

……//

//……

「阿Son姐,點解妳會同個班人一齊?」

「咩一齊呀!我平時都會去嗰到跳舞架喇!係佢哋霸咗我個地方之嘛……」

「佢哋一班古惑仔,妳就一個女仔,唔該妳唔好咁勇喇……」

說著Sonia不敢正面看著我,但還是滿有冤屈的樣子。

「……比起Vinci妳真係要用多啲個腦……」

其實我不是刻意想提起Vinci,只是當時以她的判斷及分析才是智勇雙全的表現,實在不得不提出來想Sonia學習,結果……觸礁了……

「係呀!Vinci係咁叻、又靚、我係咁死蠢架喇!對唔住囉!最衰係我害咗阿Jan、害咗超人、害咗德哥、害晒你哋咁得未呀?以後有咩事我自己一個會負責!死都唔洗你哋幫我呀!」

Sonia還是忍著眼淚沒有哭出來,但轉身離開時,大家也隱約聽到她的喘氣聲。

「……鬧完人就咁走咗去,又唔俾人反駁咁茅都有……」

其實我自知說錯話,最少也不應該用Vinci跟她比較……

……//

其實還有很多,不過大多數也有嚴重劇透,還是不寫太多。

(待續,是回顧的最後一篇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